朋克女明星

没想到等了这么久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我得到的消息是:逐月下个月开始海选,人全部换掉,如果消息属实的话,此号不再更新。也许会注销。

(我心里的fb就只能是taetee二位)


只要有裴文德这个性感秃驴的拉郎,都好好吃哦。

好嘛,首页都是刷镇魂的了😂

过敏(十二)——告白这件事(完结)

朦胧淡月云来去:

前情提要:Tae和Tee因为误会了对方的感情而开始冷战,Tae在反思后渐渐明白了Tee对自己冷淡的原因。两人都有和好的想法,只缺少了一个契机,而此时Jane的一通电话,把Tae和Tee聚在了一起。排戏的时候,Tae借着台词和Tee半挑明了这些天以来他们一直在回避的一些事,而Tee也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喝醉酒的那一晚,对着Tae说出了自己的真心。正当Tee因害羞而不知所措时,Tae又借着台词表白了他的心意,在这样浪漫的甜蜜攻势下,Tee有点分不清到底是演戏还是现实,同时又无法抑止地开始心动....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九)(十) (十一)




Ps.本章故事发生在贝德玛卸妆水活动的前一天和活动当天。贝德玛活动就是TAETEE唱《星星》的那个狗粮满满的现场。




正文开始:




“你说,他们俩最近怎么回事?”


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Bas盯着不远处正愉快聊天的P Tae和Tee,不解地问。


这里是马来西亚,见面会刚刚顺利地结束了,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收场,或是合影留念,而在这一片嘈杂混乱中,Tae和Tee却旁若无人地抱着粉丝送的礼物悠闲地侃天侃地,还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独特的笑声。他们俩人对视着,紧紧依偎着彼此靠在沙发上的样子令Bas深切体会到什么叫“自成结界”,既美好得让人不忍心打破,又嫉妒得让人心里发酸。


然而,真正让Bas感到奇怪的是这几次见面以来Tae和Tee关系的变化,曾经闹过别扭,客气得像陌生人一样的他们,却在某一天后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亲密,P Tae旁若无人的宠溺眼神,和Tee越来越“过分”的小玩笑,让其余四位“吃瓜群众”表面平静,内心却翻江倒海涌起了千层浪。只是,这种‘亲密’又有点说不出的怪异,比如刚才,唱主题曲和双人表演时,Tae和Tee能将彩排时排演过的亲昵互动在正式表演时展露得无比自然,游戏时仅是一个普通的Back Hug却尴尬得四肢僵硬,笑容勉强。但若因此推断他们仅是在演戏,可私底下的温柔和煦和亲密无间也是真真切切的,因而要说他们之间的距离到底是更近了还是更远了,就连一直旁观的Bas都未必能说清楚。


一旁走过的Kim瞄了一眼,心下了然:“不就是暧昧的最后阶段呗。”


“什么?”


Kim见Bas还是懵懵懂懂的样子,叹了口气,抱着粉丝送的玩偶坐下来,开始给涉世未深的Bas讲一堂‘恋爱教程’。


经过Kim的仔细分析,Bas终于明白了大半:“就是说,他们现在处于互相明白心意,但还没表白的阶段?”


“Bingo!”Kim满意地点点头,摸了摸‘得意弟子’的小脑袋。


“可他们这么别扭来别扭去,万一谁都不想先开口,那怎么办?”Bas苦恼地托着腮,之前他们忽冷忽热的关系已经把团体内的氛围搅得一塌糊涂了,他可再也不想看到两位哥哥冷战却还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Kim也拧紧了眉头:“也不是不可能啊,Tae一向是小心谨慎的个性,没有全盘把握不会出手,而Tee...他就是表面上看着大胆,一碰实际问题就怂了。”


“你说,我们要帮忙推一下吗?”Bas扯了扯Kim的衣袖问。


“要!”Kim确信地点点头,脑子已经开始飞速运转起来:“看来,要找Copter和粉头God聊一聊了。”




“我总觉得我们四个人一起的时候,都是为了同一件事。”Copter抱怨地说着,低头吸了一大口的奶冻。


“如果不是为了他俩的事,我看他也不会抽空来吧?”Bas说着,给一旁刚落座的God甩了一个眼刀。God连忙解释:“抱歉啊,最近实在太忙了,刚接了新戏,以前接的代言又要拍片...”


“好了!”Kim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God一会还有行程,我们的时间不多,对于群聊里说的事大家有什么想法吗?”


“真不敢相信你为了他俩居然改了群名...”Copter翻出手机大声念道:“助攻小组...什么鬼...那天我妈不小心看到了,还以为我真的去学医,报了助产班呢!”


“那您有什么好意见吗?”Kim‘咬牙切齿’地问。


Copter毫不在乎地把手机放下,摊开手:“办法还没有,但就我看来,要让Tee自己开口会比较容易。”


“怎么说?”Bas问。


“说实话,在座和P Tae比较亲的人,有吗?”Copter抛出了问题,环顾了一遍众人的表情,自己回答道:“和P Tae最亲的人只有Tee了吧,如果要挑下手的那位,当然是Tee比较合适。”


Kim惊讶地看着忽然变得‘很有头脑’的Copter,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有道理...”


“其实我和P Tae也挺亲的...”Bas默默地说了一句,却在接收到其余三人质问的眼光后迅速改口:“不过我也承认,P Tae比较腼腆,要劝他开口还是比较困难的。”


“好了,”Kim拍拍手,总结发言:“既然定了Tee作为进攻对象,那么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自己乖乖说出口呢?”


“这种事...太不好意思了...”Bas捂着脸,光是想象就觉得头皮发麻,一旁的God补充道:“在正常状态下应该做不到吧。”


“以我这么多年看电视剧的经验...”Kim缓缓开口:“大概只有两种方法,第一,让他吃醋,然后自己爆掉。”


“不行!”Copter咬着吸管摇摇头:“Tae哥身边...没桃花...”


“那么就第二种,把他灌醉。”Kim想了想,补充说:“就像表演课结束那天一样,Tee不是表现得很积极吗?”


“呃...我记得那天他好像没喝酒...”Bas好心提醒。


“是吗?”God不相信地摇摇头:“怎么会?那晚他好像还把Tae壁咚了,没喝酒会这样?”


“是真的。”Copter敲了敲杯子:“那天我们一起买酒的时候Tee还说他不能喝酒呢。”


“那他是真不能喝吗?”God不明所以地问。


“听他瞎编!他就是不想喝,拍戏的时候还说自己酒精过敏呢,先前酒会的时候不是还喝得很痛快嘛~”Copter不满地扁着嘴,四人中就他被骗的最厉害,当初还傻乎乎地替Tee说情,让他用果汁代替了酒作为惩罚。


“不过说起来,是挺奇怪的。我记得那天他就喝了果汁而已,怎么后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超级主动。”


Kim勉力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也没有找到什么合理的解释。“反正我们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让Tee喝醉,然后对Tae说出心底话,既然他能喝酒,那就没问题了。”


四人稍微制定了以下计划,约好等大家都有空时便用聚会的借口把Tee和Tae约出来。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由于行程一直协调不来,“灌醉Tee”的计划一直拖延,最后拖到了九月份。




“喝吧喝吧~”


Tee迷迷糊糊地接过Kim递过来的酒杯,心想今天运气实在太背了,玩什么游戏都输,从落座到现在,他已经喝了不少酒了,整个人也晕乎乎的,只是在勉力支撑,使自己外表看上去并没有那么醉而已。


Bas皱着眉头,往Kim的耳边一靠,小声说:“喝了这么多,好像也没事啊,P你不是说P Tee酒量很差吗?”


“他的助理是这么说的...”Kimmon如临大敌地盯着还稳稳坐直的Tee,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他满脸通红的样子,应该已经是烂醉的状态,可除了眼神稍有些迷离,Tee说话仍是像平日一样条理清晰,对答如流,一点也不像喝醉的样子。


“不管了,试试看吧,再这么下去他没醉,我都要被酒味熏死了。”


孤注一掷的Kim又重新扬起微笑,和Bas里应外合,又让Tee输了几回。作为观众的Copter一直担心地照看着Tee的状态,见桌上已经摆满了空酒瓶,可Tee还是没达到Kimmon所期望的状态,于是起身悄悄去了趟吧台。


“我不能喝了~”Tee终于半眯着眼,强撑着神志推开了Bas的酒杯,Kim见事情快成了,当然不肯前功尽弃,又怂恿道:“最后一杯了!”这时Copter回到座位上,见状连忙随手拿了个杯子,把手中玻璃瓶里的液体倒出了一杯递了过去:“喝这个!”


Kim狐疑地看了一眼,见玻璃瓶上没有标签,但看着是啤酒瓶的样子,就放过了。Copter向已接近烂醉状态的tee使了个眼色:‘听我的,喝这个,没事!’Tee便乖乖地接过来一口喝尽。


“好酸!”才刚咽下喉咙,Tee便皱着眉头大喊,玻璃杯也摔倒了地上。一旁的Kim疑惑地捡起来闻了闻,拎着杯子问同样惊讶的Copter:“这什么啊,闻着味道好怪。”


“只是一般的果汁啊?”Copter忘记了掩饰,自己也喝了一口瓶子里的液体。


“我天!这是浓缩果汁啊!”被狠狠地酸到的Copter随手抓过了Bas手里的啤酒瓶,猛地灌了一口缓解酸味,看来酒保刚才太忙了,忘了往瓶子里面兑水。


“诶!你看!”Bas忽然指着对面大喊一声,只见Tee已经昏昏沉沉地瘫倒在沙发上,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下滑。


“看样子是酒劲到了。”Kim帮着Copter艰难地把人重新扶上沙发,喘着气低头看了看手机:“Tae快到了吧?”


话音刚落,眼尖的Bas便看到Tae从酒吧入口走进来的身影,连忙挥了挥手。Tae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见了满桌子的空酒瓶,还有已经醉得呼呼大睡的Tee,有些不满:“怎么不等我来就喝上了?”


“呃...是Tee非要喝,我们拦都拦不住!”


没办法圆场只得把一切往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人身上推,实在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Copter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Tee,但还是和Bas一起附和。Tae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打了个转,最后皱紧眉头盯着Tee通红的脸:“明天还有活动呢,怎么喝这么多!”


Kim一听机会来了,连忙说:“是吗?那么你赶紧把他带回家吧,耽误明天的行程就不好了。”


Tae心想怎么一来就赶我走,可禁不住三人的怂恿和劝说,还是扶着Tee坐进了自己开来的车里,往Tee在曼谷的公寓方向开去。




由于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车子只在市中心附近稍微堵了堵,接下来的路一直很平顺,一路上Tee一直在副驾驶座上呼呼大睡着,直到车子开到Tae与Tee家的分叉口,才缓缓醒来。


Tae觉得此情此景很有些似曾相识的味道,记得上次他也是这样把昏睡的Tee送回家。身旁的人揉了揉眼睛,用手撑着椅子稍微坐起身,迷蒙地看了看四周:“我怎么在这?”


“乖,再睡一会吧。”Tae心疼地看着他潮红未退的脸,安慰地伸出手拍拍:“一会就到家了。”


谁知道话音刚落,Tee忽然闹了起来,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家,Tae没办法,只得把车靠路边停下,见Tee捂着嘴巴像是要吐的模样,赶紧把他扶下了车,让他撑着路边的电线杆休息。


Tee难受地弯着腰,张着嘴好一会也吐不出来,Tae不停地替他拍背,又拿来水让他喝,可是都被Tee挡了回去。


“我难受...”Tee五官都拧在了一块,双脚支撑不住缓缓往下坐,Tae没办法,只得随着他一起坐在了路边。幸而这条路地处偏僻,车也不多,虽然只是临时找了个地方停下,也没出什么麻烦。


Tee吐不出来,也喝不进水,困顿的醉意便无法消除,加上Copter的浓缩果汁,醉得比上次自斟自饮更要厉害,眯着眼看了好一会才认出了Tae,笑嘻嘻地往他肩膀上蹭。


“P Tae~P Tae~”


对于这种毫无预兆而且极其腻歪的“tee式撒娇”,Tae早已从最初的惊讶和尴尬进展为如今的处变不惊。喝醉了酒的Tee既坦率又热情,而且看来这种状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要将这个随时都可能扑上来要抱抱的可爱男子带回家,即使是再冷静沉稳的Tae自问也没什么把握,像现在这样坐在夜深人静的马路边吹吹冷风,可能还是个比较正确的选择。


状况分析清楚后,急着回家的心情也慢慢被打消了,余光里,Tee正试图把下巴稳稳地靠在他的肩膀上,Tae无奈地低头一笑,悄悄把厚实地肩膀往身旁的人送去。


Tee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将所有重量都交托在Tae身上,听见耳旁的呼吸声渐趋平稳,Tae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车,考虑如何在不吵醒Tee的前提下把车里的外套拿出来给他盖一盖。


“我最近...总是想到你...”


Tae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微微侧过脸,只见Tee仍安心的闭着眼睛,便当他是在说梦话,并不在意。


“你就不想知道,我都在想些什么吗?”


左手手臂被紧紧拖住,Tae不得不重新坐下来,乖乖地配合着这段有点荒唐的对话:“那你在想什么啊?”


Tee慢慢睁开了眼睛:“我在想,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开口。”


即使已经见识过醉酒Tee的直率,Tae还是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面对这纯粹而直接的目光,他下意识地躲闪,只是伸手随便揉了揉Tee的头发:“怎么又换到真心话模式啦...”


Tee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坚持继续自己开始的话题。“我本来以为,那天排戏过后,我们之中总有人会先说的。”他停下来叹了口气:“我忘了,我们都是不够勇敢的人。”


“你大概不知道,那天你离开我家以后,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个晚上。看电视剧啊,刷推特啊,听歌啊,做着和平常完全一样的事。可睡觉前我才发现,我根本记不得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因为我脑子里想的都是你。”


“我又失眠了,想的越多越睡不着,可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停下来。即使闭上眼,眼前闪过的都是我们在一起时发生的事,在海滩边一起听歌,酒会上你很正直地替我挡酒,第一次粉丝见面会玩游戏,第一次冷战,还有第一次和好...你不是总在节目上说,是因为我在海选时给你买水才对我留下好印象吗?我很想想起来,可翻遍了记忆,也只有模糊的一点点印象。”


“所以我想,或许感觉和记忆也是一样的,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事,在我这只是稀松平常;那么对我而言很特别的瞬间,也许在你看来也不算什么。”


“所以排戏那天说的话,我也不该当真吧...”


‘又开始钻牛角尖了...’Tae烦恼地挠了挠后脑勺,他觉得有点抱歉,这段日子以来按照Tee的个性,自己不够明显的主动一定让他胡思乱想了很久,可没自信到说出这番话,还是让Tae有些惊讶。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Tee猛地坐直了身,恼怒地往Tae的肩膀重重一拍:“还不是P你的问题!明明知道我的心意,私底下还是和从前没两样,你让我怎么想!”


Tae捂着微微发疼的肩膀,有点委屈地说:“你的反应更奇怪好吗?”脑海里浮现出马来西亚见面会时的情形,又忍不住补了一句:“不就是背后抱一下,又不是没抱过,用得着那么僵硬吗?”


“我哪有...”Tee心虚地低下头来。


“没有?”Tae无奈的摇摇头,“在IG上随便翻一下都有一大堆证据好吗?”


“你看上去这么不情愿,我才会觉得你也没把那天排戏的事当真啊。”


Tee迷迷糊糊地听着,觉得Tae的这句话里还藏着别的信息,可惜醉酒加上过敏反应,让他的逻辑分析力急速下降,挠头挠了半天,他才迟疑地说了一句:“这么说,我们这算是两情相悦?”


Tae看着他迷糊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样率真坦诚的Tee真的太可爱了,如果不是喝酒伤身,Tae真的想每天都让他保持现在这样,虽然有点话痨,但真诚又坦率的模样。


这边Tee还在疑惑地盯着他看,对刚才自己说的那句话有些半信半疑。为了让这个傻瓜不再胡思乱想,Tae决定放下自己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固执,大胆一回。


“Tee,”他宠溺地捧起身前人的脸庞,猝不及防地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两人就这样鼻尖碰着鼻尖,眼睛看着眼睛,亲密地贴在一起。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实在醉得厉害,Tee完全没有挣扎,只是安静地看着Tae近在咫尺的脸,皮肤渐渐泛起好看的粉红色,嫣然一笑。


被这突然的笑容撩到心跳加速的Tae深吸了一口气才缓过神来,磕磕巴巴地开始说这段他已经想了很久的话:


“Tee,坦...坦白说,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这样和你说话。”


“一直以来,你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很可爱,会逗人开心,很需要别人照顾的弟弟,即使后来我们无话不谈,我也只是把你当作一个难得的好朋友。”


“我们之间...有很多...间隔...”他想了很久,才迟疑地用了‘间隔’这个词,“我们都是男的...我比你大好几岁...我们的性格完全不像...爱好、生活习惯...也不是完全相合...”


Tae还在谨慎地组织着词句,可听的人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可即使是这样,你还是喜欢我,对吗?”Tee眨了眨眼睛,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把计划着要慢慢来的Tae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愣了一会,Tae还是放弃地垂下头来,在这个天真又坦率的Tee面前举白旗投降:“是啊,就算有这么多阻碍,这么多不同,我还是没办法否认...我喜欢你。”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轻轻地捏了捏Tee有点肉肉的下巴,作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又不是特别好看,身材一般,人也幼稚,还总是喜欢捉弄我...”


醉酒的Tee不仅说话坦率,情绪的变化也毫无掩饰,当听到P Tae的心里对自己竟是这样的评价后,他立马垮下脸来,生气地咬着嘴唇扭开了脸。


Tae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又笑着把他的脸转了回来:“先听我说完嘛...”


“虽然不是最帅的,但我看着怎么都顺眼;身材嘛,有点肉肉的,没什么肌肉,可我抱起来刚好,很软很舒服;偶尔的确很幼稚,就像是幼儿园的小豆丁,但都是为了逗我开心不是吗?”


“最重要的,”他温柔地亲了亲Tee的鼻尖,“自从你走进我的生活,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Tee呆呆地看着他的脸又凑过来,伏在耳边轻声说:“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去笑、去玩、去流泪、去感动,再不用担心在别人眼光里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你总是在我身边。”


“以前弹吉他的时候,总是觉得为了排遣无聊和寂寞才这么做,但现在不会了,因为你会在一旁听,即使你不在的时候,我也会觉得现在的练习,也都是为了有一天能让你听见。”


“虽然这句话有点老土,但我还是想说,”Tae亲了亲Tee的脸颊,“你就像一束阳光,照亮了我的世界。”


“我无法想象如果当初没有遇到你,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或许会依然被现实打压得灰心丧气,继续做一个平凡的人。不会像现在这样在那么多人面前跳舞,唱歌,演戏,这些都是我曾梦想过,但觉得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是你让这些成为现实,我的月亮,”他低头亲了一下Tee的嘴角,轻声叹息:“比太阳还要温暖灿烂的月亮。”




Tee一直被动地接受着,即使在Tae的吻落在自己唇上时,也没什么太的反应,这让Tae有点紧张,这次该不会又误会了吧?


意想不到的是,Tee在愣了半天后,忽然往前一扑,抱着Tae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你干嘛要这个时候表白啦!”


“啊?”Tae被他这一问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说得这么好听、这么感动干什么!我醒来后一定会忘的啊!”


Tae用了点力气才把Tee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小孩已经懊恼地开始扯自己的头发了,大概是觉得把自己弄疼了,好歹能加深一点印象。他无奈地拉开了Tee自我折磨的双手,把它们握在一起放在自己胸前,耐心地保证:“放心吧,万一明天你忘记了,我会把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次。”


“你可要记得啊!”Tee确认了一下眼神,还是不太放心地戳了戳Tae心脏的位置,“不要犹豫,不要退缩,大胆地说,就算明天的我再怎么别扭,态度再冷淡,你也一定要说啊。”


“要知道,明天你面对那家伙,”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还嫌弃地摇摇头:“他可不会像我这么坦率,这么容易看得懂。”


“不过,你要相信,”Tee说着,抓着Tae的衣服把他拉过来亲了一口,然后揽着Tae的脖子,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舒服地闭上眼睛。


“他和我一样那么喜欢你。”




第二天一起准备出席活动时,Tee果然又恢复成了原来那个别扭尴尬的样子。


他似乎真的对昨晚的事一无所知,因此在Tae提出一会活动时要唱的歌后,还问了好几次,为什么要选这一首。


Tae不死心,用比以往多好几倍的温柔攻势一直试探着他的反应,可Tee不是傻傻地愣住,就是害羞地红了脸,除了偶尔一些冒冒失失的小动作,还是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就连嘲笑他的梗也还是同一个。


不过再怎么迷糊,Tee好歹也是清醒了,敏感地意识到Tae选这一首《星星》似乎别有深意。唱完后,还带着疑惑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了一句:


“选这首歌....你昨晚跟谁告白了吗?”


Tae无奈地笑着说:“我还能向谁告白啊?”然后在粉丝们地尖叫声中,飞快地看了Tee一眼,仿佛在笑他这难得的迟钝。


‘除了你,这里大概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的人,告白的是人是谁了吧...’


Tae叹了口气,低头一笑,看来今晚还是要把告白这件事再来一遍。


幸好,Tee的答案,他早已了然于心。




[完结]




拖了好久,总算是想起来还有一个坑没有完结,其实这篇文的大部分都是很久前就写好了的,一直拖着也没想好怎么结尾。


说实在的,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关注现在Tae和Tee的状态了,所以只能按照当时自己所感受到的去写了。


虽然隔了很久,但毕竟自己挖的坑还是要填,所以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这篇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还是想把这篇文填完了发出来,总算是了了心头的一件事。


《过敏》这篇文,一开始的时候没打算写很长,当时就想着看看真人甜到什么程度,然后再说吧。然后看着taetee当时的活动,就把自己的分析加上一些脑洞当作好玩的事写出来了,因为要贴合taetee现实的活动还有时间线,所以后来越写就觉得比完全虚构的《心战》要更费脑子。


另外比较麻烦的就是什么时候完结,幸好出了贝德玛这个活动,给了我一个完结的契机。写最后片段时翻了一下之前的文,感觉还算是自然发展,水到渠成。对我来说Tae在回答Tee昨晚对谁告白这个问题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一瞥,真的很苏啊,所以当时就决定了,把这个活动作为最后一章吧,难以超越的甜度。


和《心战》的FB一样,《过敏》里的Tae和Tee的故事,也就在这里结束了,我在想,或许未来有一天,tee会把过敏的事完完全全地告诉Tae,也可能没有说的必要了,因为表明心意后,Tee不需要,也不会再掩饰自己的感觉了。


其实想想如果现实中也有这种很可爱而且无伤大雅的病,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呢,至少能让许许多多暗恋的我们有一个借口表白一份可能永远不会说出口的感情,毕竟现实不是小说,还是有很多不同的阻碍,而我们的勇气,可能不足以抵抗。


幸好,还能在自己的小说里,写一个美满结局。




最后,对还记得这篇文,曾经催更的大家说一声,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谢谢大家。

真的是帅的令人发指

蓝胡子真的吼吼看啊

Flesh 补档&汇总

Pollinerry:

死神镇坑之作


狗:



正篇 AO3


01  02  03  04  05  06  


TBC,更新看心情


番外


作者 @顾雨玦 


01  02  03  04  


作者 @Pollinerry 


01 02


Push下意识护裆哈哈哈哈哈哈哈估计平时深受马桶的荼毒